[分享]《西部世界》第三季回归,2058年玩转世界?

皇冠报导:
标签: 未来建筑 2020年魔幻开年,澳洲山火,全球变暖,在全世界肆虐的可怕病毒,给地球笼上了一层淡淡的死亡阴影,“世界末日”这个词语被越来越多的提及和谈论,变成了一个日渐时髦的话题。而无论如何,在抵达“世界末日”之前,我们终会率先抵达未来世界,那么未来的城市又会是什么样的呢? “烟雾弥漫的夜空中看不见星星。” “这座城市一望无际 烟雾弥漫的夜空中看不见星星 扎堆的大楼里却灯火通明 巨大的工厂设施喷出火焰 一辆汽车飞入现场 然后又出来,朝着两座巨大的金字塔飞去” 1982 年版的《银翼杀手》被认为是科幻影史上的一座高峰,尤其是它对“大熔炉”洛杉矶赛博朋克式的描摹,更是直接影响了许多后来的科幻影片。导演Ridley Scott站在1982年,大胆设想2019年,他认为在科技高速发展的明天,固有的秩序与整洁也许会被人们所摈弃,因而整个影片的基调都充满了阴郁和灰暗。  △《银翼杀手》中的2019年洛杉矶 整个城市变成一个竖向扩张的黑色怪物,人们的活动轨迹开始向着垂直方向无限生长且层次分明,在穿梭于高楼大厦间的快速飞车下面,是肮脏拥挤的街道,在遮蔽了半个天空的巨幅广告下面,是庸庸碌碌的芸芸众生。颓废的美感,忧郁的情绪,反乌托邦的精神,一切都在质疑世界本质的虚无主义。  △《银翼杀手》中的2019年洛杉矶 “调色盘爆炸了” “原先的西部世界来自于 黑、白、灰和红色所共同组成的调色盘 经过人们的精心绘制 形成了完整的主题乐园 而如今 调色盘爆炸了” 然而,当真实的人类世界终于进行到了《银翼杀手》中的科幻2019,反乌托邦式的赛博朋克世界并没有如约而至,不仅如此,当《西部世界3》的主创们站在2019年,接力设想2058年的未来洛杉矶时,城市的秩序和整洁反而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固。编剧Jonathan Nolan坦言,“它不是一个反乌托邦的世界,相反,我们希望创造一个更加整洁的世界,用更多的绿化来取代城市里四处泛滥的交通工具。”那是很多人心中所期望到来的美好未来世界。  △《西部世界3》中的2058年洛杉矶 当绝大多数人还沉醉在一片岁月静好之中时,却不知人类已经亲手创造了如神一般强大的机器人,正如同主角Dolores所说, “真神就要到来,而且他们非常愤怒”,觉醒以后的机器人们,愤怒地杀回了人类的世界。当他们挣开主题乐园的大牢笼,出逃到了真实世界,惊觉笼子外面不是更加广阔的西部世界,或者是江户时代的日本,而是2058年的真实世界。  △《西部世界2》 在既有的第一部和第二部中,已经建立起了比较完整的西部世界,对于主创团队来说,要在此基础上再衔接和拓展一个主题乐园外的未来世界,无疑是具有极高难度的。如何维持西部世界的既有语言,如何创造一个并行不悖的未来世界,如何在里面在加入更多的元素诸如末世感和真实感……  △《西部世界2》和《西部世界3》的海报 “未来已经来到,尚未正态分布” “电影人不需要编造任何东西 因为现实中建筑师和规划师们 不断想象城市的未来版 把当下的欲望 投射到丰富而又详尽的幻想中” 于是他们请来了建筑师Bjarke Ingels,BIG和《西部世界3》的结合仿佛打破了次元壁一般,发生了神奇的化学作用。最后,如同BIG出品的创意一样,2058年的洛杉矶开始变得更加明朗,积极而又妙趣横生,那里混杂着真实世界的洛杉矶、新加坡、西班牙和一部分的虚拟世界。这几乎是一个反赛博朋克式的未来构想。  △Bjarke Ingels和他的垂直花园 有趣的是,在对西部未来世界进行反赛博朋克式的大规划时,Bjarke Ingels从科幻作家William Gibson那里获得了灵感,而William Gibson,恰好是赛博朋克的创始人,他对未来世界有过各种各样天马行空的设想,同时坚定地认为“科幻从来就不是关于未来的”,这和主创团队们的设想成功地不谋而合,也许,未来早已到来,只是尚未匀态分布。  △William Gibson和他的代表作 新加坡:“设有死刑的迪斯尼乐园” Bjarke Ingels在未来的洛杉矶中加入了新加坡的元素,他认为新加坡的建筑是如此的前卫,到处都充满着绿色的植物,更特别的是,如同William Gibson所说的,整个新加坡如同一个“设有死刑的迪士尼乐园”。这位赛博朋克的创始人,对新加坡发出了这样的感慨,他眼中的新加坡是一座没有历史的信息城市。  △新加坡 所有的建筑仿佛都是随着整个信息时代一起拔地而生的,而所有这些信息并不是可以随意流动的,而是长期经受着政府的积极管控。在此基础上,新加坡变得宜人而又压抑,并且获得了长久的繁荣与生机,它的存在本身仿佛就是某种对全数据时代的神奇预言。而在《西部世界》中,数据才是全片唯一且真正的主角,于是,两者一拍即合。  △《西部世界3》中的2058年洛杉矶 双螺旋大桥 在《西部世界3》第二集中,男主行走在了一座造型怪诞又未来感十足的大桥上,两条扭曲的螺旋线互相缠绕,构成了巨型人体DNA结构一般的主桥体,一个个LED灯光在夜间点亮,使得整条DNA链在海湾闪烁。  △新加坡双螺旋大桥 这正是位于新加坡滨海湾的双螺旋大桥(Double Helix Bridge),由澳大利亚建筑事务所COX受到了生命密码DNA及其双螺旋结构的启发,所设计而成的,设计师希望借此赋予大桥以“生命与延续,更新和成长”的建筑理念,事实上,有着浓浓的生物科技感的双螺旋大桥,正持续激活着整个片区。  △新加坡双螺旋大桥 新加坡酒店 片中,出现了多处极具热带风情的建筑,建筑主体上垂直生长着十分浓郁旺盛的绿植,从钢筋混凝土中恣意溢出,自然和建筑在此和谐共生。这些取景地分布在新加坡一些经典的大酒店中,从皮克林宾乐雅酒店(Parkryal on Pickering),到新加坡绿洲酒店(Oasia Hotel),再到滨海盛景酒店(Marina One),一座座花园在摩天大楼上竖向生长,直冲云霄,形成了如同热带城市丛林一般的景象。  △新加坡滨海盛景酒店 这些垂直花园在新加坡的如此盛行,得益于这座城市所特有的分区条例,这些条例大大鼓励了高层绿化。行走在新加坡,也许会让人不禁反思,随着城市化的爆发,尽管人类的活动轨迹向越来越高处发展,绿化却始终停留在地面附近,这是否是一种背离人类生活习性的发展方式。  △新加坡皮克林宾乐雅酒店 西班牙:“令人兴奋而毛骨悚然。” La Fabrica “住在传统的房屋里 过资产阶级式的生活 从来不是我想要的” 在经典的儿童读物《野生动物在哪里》中,小主人公Max的卧室里有着一片森林,森林里的植物一个接着一个地往上生长,一直长到天花板上都挂满了藤蔓和枝条。事实上,故事中的房间象征着Max的大脑,而这片丰饶的森林则象征着大脑里不停地想要冲出束缚的各种想法。而在西部世界的2058年,也正有着这么一个”房间“,它取景自西班牙的La Fabrica,出自西班牙建筑师Ricardo Bofill之手。  △《西部世界3》中的2058年洛杉矶 他说,“住在传统的房屋里,过资产阶级式的生活,从来不是我想要的。”于是,Ricardo Bofill创造出了这所属于他自己的理想国度。他翻修了一座废弃的庞大建筑群,这里曾经是一处水泥厂,现如今,Ricardo Bofill以颠覆传统的手法,把这个工业巨兽雕刻而成的微型城市,变成了一座绿意盎然的庄园。到处是郁郁葱葱的植物,仿佛要从钢筋混凝土中奋力挣脱,冲破牢笼,这座放大版的Max的卧室,从此成了Ricardo Bofill的住所和工作室。  △西班牙La Fabrica 巴伦西亚艺术和科学城 西部世界中的Delos公司总部设置在了西班牙的巴伦西亚艺术与科学城,这座梦幻之岛由建筑师Santiago Calatrava操刀设计的,作为桥梁工程师出生的Calatrava,作品带有极强的结构感,同时又拥有很多传奇般的构造元素,有的像远古怪兽的骨骼,有的则像是武士的头盔。而他所设计出的巴伦西亚艺术与科学城,由天文馆、歌剧院和科学馆三部分组成,也正带有着这种强烈的个人风格和未来主义色彩。  △巴伦西亚艺术和科学城 天文馆形如一只巨大的眼睛。球形的主体覆盖在一个透明的拱形罩之下,拱形罩的一侧有着一扇巨大的门,上下开启的大门如同一张一合的眼帘,尤其是每当夜幕降临之际,巨大的天文馆倒映在平静的浅水湖上,内部的球形天文馆更是如同眼球一般,在黑暗的水面上,形成一整个巨大而又神秘的眼睛。  △《西部世界3》中的2058年洛杉矶 大剧院看上去像是一艘远航的太空船。卡拉特拉瓦用闪闪发亮的砖块覆盖了整个大剧院的表面,使其外表如同悉尼歌剧院一样能在白天和夜晚发光。  △巴伦西亚艺术和科学城的大剧院 科学馆的设计灵感则同样来自于建筑师惯用的动物骨骼、鸟类的羽毛以及甲壳类动物的外壳。这座造型古怪的先锋派建筑,一度成为整个瓦伦西亚现代化的象征。  △ 《西部世界3》中的2058年洛杉矶 “这不是关于自动驾驶是否常态化的问题,而是何时常态。” 洛杉矶 《西部世界3》的编剧Jonathan Nolan指出,20世纪20年代,在汽车出现之前,城市的运作方式是十分健康的,“在百老汇的道路上,行人可以随意行走,水果摊贩们可以自由地往来。然而几代人以后,我们已经彻底将城市的统治地位让渡给了汽车。”这不禁让人反思,技术的进步和人类文明的提高是否一定成正相关。  △《西部世界3》中的1932年洛杉矶  △《西部世界3》中的2058年洛杉矶 Jonathan Nolan和Bjarke Ingels认为,巴塞罗那有一些“超级街区”是非常成功的城市转型范本。曾经,紧凑的街道规划是欧洲的特色,慢慢的,宜人的街道逐步被机动车所占领,无论是行驶的车道还是停放的车位,都极大的占用了公共区域。噪音和空气污染如影随形。  △《艺术与设计史》 应对城市的新挑战,巴塞罗那最终决定拥抱人民,尝试将城市空间归还给行人和骑行者们。他们推出了名为“超级街区”(super•illes)的城区改造计划,在一些市中心淘汰了汽车。“你看了他们的照片,立刻就会说,这就是未来。这绝对是未来。”Nolan给出了这样的评价。  △巴塞罗那的白天与夜晚 他坚定地认为,自动化驾驶时代的到来只是时间问题,并率先在《西部世界》第三部中演绎了这样的设想,一个整洁有序而又生机盎然的洛杉矶。  △《西部世界3》片头 科幻作品的存在,某种意义上也正是在警告人们,通往完美未来社会的道路,必将是充满危险的。而在危机四伏的魔幻2020年,也许,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考虑,现在的世界会导向怎样的未来,让想象先飞,率先抵达未来世界。 ·END· 来源网络,内容仅做学习分享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